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艺想家长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76|回复: 4

比较朴实有细节的《一九四二》人物解读。(剧透注意)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3-1-6 10:35:47 |显示全部楼层
  《一九四二》的三个人物
  在300万死去的河南灾民中,《一九四二》打捞出了现在这些人物。每个人物都是一个悲剧。当电影散场,他们也随之湮没在历史的尘埃。全片19个主角,他们当中一定有让你无法忘却的人。3 @. i' ]7 c8 A6 b( Q: W
  电影上映第二天,想写三个人:栓柱,星星,老马。随着漫漫逃荒路,他们人生的变化,以及这种变化里超越生死的悲剧力量。
  栓柱
  电影的开头,老东家到后院提醒栓柱看好家里的仓房,有段对话很有意思
  老东家:栓柱,牲口喂了么?
  栓柱:刚想喂。
  只这一句,一个有点小偷懒,又有点小狡猾的长工形象跃然银幕。他的回答不是“喂了”,或者“没呢”。既没有说谎又向东家表明该干的活都在自己心里记着呢。就像我们小时候放学回家,正玩得热火朝天时,爸妈一句“作业写了么?”,你会回答刚想写一样。
  刺猬带着一群难民来抢吃的,老东家悄悄授意栓柱去县衙搬救兵。栓柱的回答是“东家,这事太大,换个人吧。”老东家只好拿出三块大洋的利益诱惑,栓柱这才答应下来。
  逃荒路上,老东家的儿媳妇一直在哭“我娘家的陪嫁,我自己的梯己都在那个首饰匣子里头,栓柱你到底看见没有啊?”栓柱这时急了“你把我当贼了?这荒,我不逃了!”直到老东家把星星搬出来栓柱这才回头。
  原剧本里,儿媳妇的那些东西确实就是栓柱哪的。地主家的长工平时手脚有些不干净这也不奇怪。此外,栓柱一直爱慕星星这在电影中也有体现。以上所有细节,都是对栓柱这个人物形象的铺垫。
  灾民吃大户,有人乱成一团,有人要吃拴住的牲口,这时他的责任心,或者说作为长工的职业精神下意识的显露出来。他拼命护住牲口,因此被人用耙子划伤了脸,他的第一反应是大嚎了一声,这也难怪,一个二十来岁的长工从小规规矩矩的长大,给地主家兢兢业业的干活,哪里见过这样杀人放火的场面。如今竟被人划伤了脸,那声哀嚎中不仅有疼,还有惊恐与愕然。
  片中第一场轰炸戏,日本兵往混杂着灾民和军队的人群中丢下炸弹,第一轮轰炸后,星星被国民党军人趁乱扛起准备抢走,星星大叫栓柱救命,栓柱追上去,奋力把星星从军人手里抢过来,因此被抢打中胳膊。这次他的反应爷们了很多,中枪之后只有下意识的反应,即使被军人用枪指着身体,也没有要躲闪或逃开,更没有显出恐惧。这里有几个原因,一是逃荒路上已经见惯了生离死别,不是那个什么世面都没见过的“长工”。二是在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必须要有个体面样子,这场戏是拉近栓柱和星星关系的重要段落。
  说到底,长工栓柱老早就知道自己的父母死在逃荒路上,他是为了爱情而逃荒,直到星星把自己卖了,他的信仰才彻底崩塌。
  此时花枝跟他说“我跟你,让你饿死之前有个媳妇。”
  我们回溯一下,花枝是佃户瞎鹿的媳妇,两个孩子的母亲,年纪肯定要比拴住大不少,如果没有这场灾荒,年轻气盛的栓柱,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跟她在一起,但就是在这样的时刻,花枝给了他最后的温暖,即使这个温暖实际上也是一个“圈套”。
  花枝为什么要嫁给栓柱,因为栓柱有了老婆就可以卖老婆了。自己带着两个孩子不好卖,现在两个孩子有了爹,自己能活,孩子也能活。
  就这样栓柱有了老婆才一天就把老婆卖了,尽管这不是他自己的意愿。花枝临走前交代:卖了我,就是饿死也不要卖孩子了。
  逃往陕西的路上,两个孩子留保和铃铛因为睡着被挤下了火车,栓柱二话没说跳下火车去追孩子。孩子没有找到,他就拿着铃铛和风车,一路找,一路找,直到被日本人杀死。
  有人说我不相信一个饿了那么久的灾民,在面对一个热腾腾的馒头时,还能不吃那个馒头,非要跟日本人抢回风车。
  如果换了别人,我也不相信,但他是拴住,我相信。从最初踏上逃荒路是为了自己喜欢的姑娘,后来星星离开他继续逃荒是为了说话算话,帮花枝照顾两个孩子,两个孩子丢了,风车成了他唯一的念想。所以,当面对日本人的刺刀时,他想的不是什么大无畏,也不是什么民族仇恨,更不是什么中国人的尊严,他想的,只是拿回那个风车,继续去找孩子。
  风车没有了,他也没有了活着的理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3-1-6 10:36:42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

  星星十几岁,风华正茂。地主家的女儿,长得漂亮,在县城读书,有文化。这样一个姑娘在县城里,是何等的风光,又是何等的充满希望。

  你可以想见这个女孩平时一定是被父母宠着,有点跋扈,有点目中无人。对于普通村民,尤其是对于家里的长工,不要说看得起,而是她的眼里根本就没有这些人。

  那她的眼里有哪些人?十几岁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在县城里读书,周围都是跟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家世才学都相近,这里面不乏相貌堂堂的男孩子,没错,她眼里心里,肯定都是以他们为主的。我们十几岁的时候不也这样么?

  逃荒刚上路的时候,星星曾经跟父亲说了这样的话:”我要回学校,跟同学护校."这样的话听起来天真,除了对这场灾荒缺乏足够认识之外,毫无疑问,这种天真主要源于爱情的力量。原剧本中星星在学校中是有男朋友的,他把男朋友的照片夹在随身带着的书本里面,路上还会抽空交栓柱识字,一个多么格格不入的逃荒者。

  就是那个她一开始看不上的长工,在她要被人劫走的时候把她救了下来,还为她挨了一枪。这个时候大概是她第一次认真审视这个男孩的时刻,也许她会想,如果换做学校里的男朋友,他会这样保护自己么?

  后来栓柱从记者白修德那里抢了一包饼干,自己舍不得吃,把星星叫到僻静处,想用饼干换来跟星星的亲热,就在栓柱解她纽扣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把饼干吃掉,然后才是挣脱拴住。在饥饿面前,曾经那么高高在上的女孩,已经一步步走了下来,向生活妥协。

  除了男朋友的照片和书本,星星一路上还把自己最喜欢的小猫“小黑”带在身边,刚开始上路的时候她会喂米粥给小猫吃,被嫂子质疑:人都吃不饱了,还喂猫。“她说:”就算它吃我那一份,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不吃。

  一路走,自己家的马车、银元、粮食全被抢光了,他们也开始像灾民一样吃树皮肯草根,直到什么吃的都没有了。嫂子生完孩子没有奶,小孩大人都岌岌可危,老东家束手无策,说把自己的皮袄卖掉,换一点粮食。

  下一个镜头,是老东家哭着对女儿说:对不住。那猫你带了一路,今给你杀了。”尽管电影没有决定杀猫的过程,但是以星星这个人物形象来看,如果不是她主动提出杀猫,老东家是不敢跟她提这个要求的。

  全片最令我心碎的片段就在这,“爹,我也要喝猫汤”接着,星星走到锅的旁边把书本一页页撕掉,投进火里,看着小黑被剥掉的皮仍在地上,身体扔进锅里,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这个时刻,那个高傲的,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地主家的女儿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她只是个希望活下去,有口吃的的灾民。

  洛阳被服厂的经理来灾民里面买人,只要年轻的、女的,这个暗示很明显,星星对于这个经理要买的人,将来要去做什么,不是不清楚。她跟父亲说:“把我卖了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站在排队的人群里,一开始人家没有挑上她,而是被穿着红棉袄的花枝吸引。是她主动站出来说“我念过书,我识字”。被人家轻佻的撩起头发盯着看,也没有什么反感的表情。听到对方选中自己时,脸上甚至露出下意识的笑容。她应该都来不及去想,竟然有这么一天,自己的知识和才学,会成为自己被选中去做继女的筹码。

  抱着卖了自己换来的粮食交给父亲时,她说“爹,以后别想我,就当刚生下来的时候,你就把我掐死了。”这是星星与自己最后的道别。

  妓院里,星星因为吃得太饱,没办法蹲下去伺候客人,这不是最悲凉的,如果你还记着片尾的字幕:“十几年后,有人在宝鸡见到星星,她给家里捎了钱,不愿再回乡下,也不愿见到认识的人。

  这才悲入骨髓,一场灾荒,让活着的人,也已经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3-1-6 10:37:53 |显示全部楼层
  老马

  老马是所有灾民里,一直没有瘦骨嶙峋而保持圆润的一个。这大概跟他的本行有关。

  老马的身份在电影里有几次转变。县衙的伙夫,战区巡回法庭庭长、普通灾民、帮”被服厂经理“挑人的助手、为日本人做饭的厨子。

  电影开篇,一个县衙的伙夫,有机会为省长做饭,这是多大的荣誉?所以老马的出场是意气风发的。把菜端上桌,他欣喜的向省长李培基介绍:“鲤鱼婄面,延津做法”。

  开始逃荒了,他一跃成为”战区巡回法庭庭长“,有马车坐,还有两个挥拍自己马屁的跟班,这大概是他人生的顶峰。即使在逃荒的路上,他也认为这是他仕途的开始,否则他不会这样说:”好好跟着你老马叔干,一场灾下来,咱们就都是官啦!“的确,没有这场灾,一个厨子怎么也混不到这份上。

  但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利。很快,他的马车就被抢走了,自己也成了一般的流民。仕途希望破灭如何生存下去成了新的课题。

  再次见到老马,他正在帮”被服厂经理“买人,他知道这些女人们一旦被选中就是去做妓女,但他站在经理旁边说的话是:”既然这样,你就多挑几个,给她们个活路吧。“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做的是好事。

  星星一开始没被选上自己站出来毛遂自荐,老马赶紧在旁边帮腔:”这可是财主的女儿“这句话代表什么?见识广,有文化,选中之后总比那些个穷人强。没错,在极端的环境下,帮一个女孩去做妓女,就是在做好事。

  老马的再度出现,已经接近片尾。他又重拾老本行,为日本人当起了厨子。干活的麻利劲儿还在,在他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跟拴住偶遇,他用一句话就做了概括”饿呀,保命吧。“

  接着他颇费力气的在日本人面前推荐栓柱,希望栓柱也能留在这里,一是有条活路,二是”跟老马叔做个伴“。都是朴素的希望,可以理解。

  但他看到的却是栓柱在自己面前惨死。紧接着,日本人没有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用尖刀挑起一片生鱼片,递到他面前让他吃,他小心翼翼的把生鱼片吃到嘴里,只说了一个字”辣“。

  这个字也许是大脑一片空白之后的下意识反应,或许是对自己眼里已经忍不住泪水的解释。一个中国人,寄生在日本军营里,同胞惨死,连眼泪都不敢掉,对于快要忍不住的泪水,还要用一个”辣“字去掩饰,悲凉之极。

  在那个年代,还没有灾后的心理重建这回事,但这不代表那场灾荒幸存下来的人们,能够舒舒服服的过完自己的后半生。所有人余生都会难逃心理的炼狱。而老马,一个生活在底层,只是希望保命的普通人,他的悲剧,在于毕生无法逃脱栓柱死状的梦魇。

  但是,选择生存,他没有任何错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3-1-10 10:50:08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看呐   还没看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3-4-10 14:24:58 |显示全部楼层
炊烟 发表于 2013-1-10 10:50
还没看呐   还没看呐

哈哈   谁让你不早点去看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