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艺想家长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01|回复: 3

他从冷战来:007电影的文化与政治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3-4-10 14:20:34 |显示全部楼层
  1.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它的银幕英雄。
  里根在黎巴嫩人质释放的那天晚上说:“我昨晚见到了兰博,下次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这是美国总统希望借助银幕上那个单枪匹马挑平敌军的孤胆英雄来重新振作美利坚合众国作为世界霸主的雄心壮志。再往前20多年,他的前任肯尼迪总统则亲口承认:“我,是詹姆斯·邦德的粉丝。”
  詹姆斯·邦德的神话开始于牙买加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作家伊恩·弗莱明在思考为自己正在写作的小说主人公起什么名字好。这部小说名叫 《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是弗莱明十二部以詹姆斯·邦德为男主角的长篇小说的第一部。上市一年后,这本书的英国版卖了大约8000本,美国版只有4000本。有人觉得,美国人根本不会发Royale的音,怎么会买这本书?
  弗莱明的大部分作品写作于他还处于默默无闻的50年代,直到1961年肯尼迪宣布他热爱詹姆斯·邦德,直到第二年制片人哈里·萨尔茨曼(Harry Saltzman)和阿尔伯特·R.布罗科利(Albert R. Broccoli)将《诺博士》(Dr. No)搬上银幕并找来苏格兰人肖恩·康纳利(Sean Connery)主演,终于令他名扬四海。
  邦德属于那个激扬青春、粪土权威的60年代,但他也同样属于70年代、80年代以至21世纪的今天。百年来电影所塑造的传奇数之不尽,但像007这样超越时代的存在并没有几个。
  英国电影发行协会评价说,《诺博士》的地位无论怎样高估都不过分,由它引出 的007传奇构成了半个世纪以来英国电影产业的脊梁。但1964年去世的弗莱明没有机会见证他所制造的邦德热,据《纽约时报》估计,他的书在生前为他带来 280万美元版税收入,这个数字大约只相当于后来整个007产业的万分之一。《诺博士》电影问世后的前五年,邦德系列小说已多卖了2000万本。
  007很快成为60年代显著的文化现象,大学开设了课程从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角度研究这一热潮,各种玩具和授权产品井喷式出现,有根据《金手指》和《雷霆万钧》改编的拼图和桌游,连睡衣、口香糖、魔术玩具都打着邦德的招牌上市。007电影的片头设计、主题音乐,特别是肯·亚当(Ken Adam)的美术风格,更是影响了同时期的一大批电影。
  其实弗莱明最初的几部小说风格和观众后来熟悉的并不一致,开始偏于写实,从1959年后他有意地向耸动和夸张路线转型,因为他觉得这样写的话搬上银幕的机会更大。所以,007的小说和电影,本就是一场共谋。当最早的邦德片拍出来之后,作者反过来被电影影响。在后来的续作中,弗莱明提到过第一个邦女郎乌尔苏拉·安德烈斯(Ursula Andress)的名字,还正式认定邦德的父亲是苏格兰人,这多半是因为第一个邦德演员是肖恩·康纳利的缘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3-4-10 14:21:07 |显示全部楼层
  2.

  007故事拥有纯正的英国血统,詹姆斯·邦德代表了英国,他在西方盟友的帮助下,和各种邪恶势力作战,从苏联的反情报部门SMERSH,到无任何政治背景的跨国恐怖主义集团SPECTRE,是邦德让西方世界在共同敌人的威胁下重新团结了起来。不过,英国在冷战中的尴尬地位也屡次遭到揶揄。昔日的日不落帝国被夹在美苏之间,外交上对美国亦步亦趋。小说《你只活两次》(You Only Live Twice)中,日本情报部门的首脑说,在共产主义阵营的眼中英国和意大利、比利时这样的国家一个档次,让邦德又吃惊又受伤。电影《007之金刚钻》(Diamonds are forever)中,邦德被嘲笑他又在替他的小岛瞎操心。

  是邦德塑造了大众心目中的间谍想象,然后顺便缓解了惶惶不安的西方人对核对抗的恐惧。007电影总是肆无忌惮地炫耀性感、享乐、速度和异域风情,邦德在片中勾搭美女比他杀人还要迅速。尽管年轻单身的主人公四处拈花惹草也为观众带来了道德困惑,也有人认为邦德现象的成功,很大部分正是要归功于他的独身主义。二战之后,人们对家庭的看法已不同往日。肯尼迪曾说过,50年代末60年代初是单身汉的最好时光。1960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避孕药上市,为西方国家爆发性革命推波助澜。独立、浪漫、无拘无束的花花公子大行其道,邦德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要说福尔摩斯也是知名的独身者,但他不近女色是为了超越人性的弱点,可邦德沉迷于性爱享乐,却从不受害。当然,不结婚也是有现实理由的,如果特工有了妻儿,那他的牵挂就多了,保密难度就高了,不妨想想汤姆·克鲁斯饰演的伊桑·亨特(《碟中谍》系列)吧,他工作时必须把家人藏起来。邦德的另一重魅力还体现在他能自如地游走于所有社会阶层之间,永远说正确的话,做正确的事,在国际航空旅行还不十分普及的时候,他就可以持各种护照在全球穿梭。一言以蔽之,詹姆斯·邦德是现代社会男性对自由和上流生活品质的终极追求目标,当他前所未有地出现在银幕上时,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每一代邦德的形象并非一成不变,否则他早被人当作半个世纪前的过时货扔进了垃圾堆。事实上007一直和他所处的世界保持着相同的前进步调,抑或稍稍领先半步。罗杰·摩尔(Roger Moore)演的的007不仅和肖恩·康纳利不一样,和伊恩·弗莱明笔下的原型也很不同,到了皮尔斯·布鲁斯南(Pierce Brosnan)的时代,新邦德比起以前就更加偏重科技而不是身体。90年代的007必须是个一流的武器技术专家,他不如蒂莫西·道尔顿(Timothy Dalton)那样身手敏捷,在某种意义上,他回到了肖恩·康纳利的传统,冷静地运用暴力,严肃地对待道具,将武力和智力完美结合。

  如果观众观察够仔细的话,还会发现康纳利时代的邦德烟不离手,到了90年代,邦德不抽烟了。若不是因为那句“摇匀,不要搅”(Shaken, not stirred)的经典台词,也许他连酒都会戒。邦德仍然和各种女人调情,但上床的次数少了。有人认为这和艾滋病恐惧在80年代后深入人心有关。5、60 年代是繁荣和亢奋的时代,所有人都在理直气壮地大胆胡闹,70年代后经济泡沫破灭,国际危机丛生,保守观念回潮,饮酒作乐是会被首先抑制的生活方式。

  邦德的敌人也在与时俱进。在描写来自苏联的SMERSH组织时,007电影并不像同时期的冷战题材电影那样把敌人表现得极端邪恶不堪。该组织的首脑果戈里将军虽然很狡猾,但也很有魅力,有时候还有同情心,甚至帮助邦德。这是因为影片的出品人觉得,也许铁幕之后的世界终有一天也会看到影片,那么必彻底得罪苏联。和邦德为敌的势力除了共产主义,还有各种外国军事势力,冷战结束后更多是没有明确背景的独立犯罪组织和特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3-4-10 14:23:07 |显示全部楼层
  3

  在间谍片这个蔚为大观的类型里,邦德片的数量算不上最多,但它对间谍形象的塑造之功,超过了其他间谍片的总和。

  间谍故事在源头上有二,一是侦探文学,即福尔摩斯、布朗神父之类的破案故事;二是入侵文学,即《道廷之役》(The Battle of Dorking)引发的对遭到侵略的想象。

  默片时代已有初具雏形的间谍片,弗里茨·朗格(Fritz Lang)的《间谍》(Spione)为后来的间谍片奠定了各种基本元素,二战时期朗格又在好莱坞拍了宣传说教意味过浓的《刽子手之死》(Hangmen Also Die)。悬念大师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也曾是间谍片的一把好手,他在英国时期相继拍过《知情太多的人》(The Man Who Knew Too Much)、《三十九级台阶》(The 39 Steps)、《炸弹风波》(Sabotage)、《秘密间谍》(Secret Agent)等片,多是讲普通人无辜卷入某个惊天的国际阴谋,德国成为当时最通行的假想敌。

  40年代依托二战形势,层出不穷的间谍片被拍摄出来,福尔摩斯和陈查理等著名侦探常被卷入政治阴谋,他们不得不参与解救知名科学家,夺回被敌人窃去的机密武器资料。战争结束后,西方世界失去了共同的敌人纳粹,间谍片也一时失去了方向。直到阴云密布的冷战帷幕拉开,间谍片才又好戏登场。60年代冷战冲突最为严峻,也成就了间谍片的黄金时期。007自不待言,它的巨大成功使得间谍电影也以它为参照系,被分化为两大类别。

  一种是各种跟风或戏仿之作。在《金手指》(Goldfinger)之后,出现了一个间谍漫画、电视、电影的高峰,颇多对007的致敬或恶搞,有的甚至让邦德穿着女人衣服去追踪苏联间谍。

  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拍了詹姆斯·科本(James Coburn)主演的德里克·弗林特(Derek Flint)系列,哥伦比亚公司根据唐纳德·汉密尔顿(Donald Helm)的小说拍了麦特·海尔姆(Matt Helm)系列,由迪恩·马丁(Dean Martin)主演。电视剧也有不少,例如NBC出品的《玉面金刚》(The Man from U.N.C.L.E)和英国出品的《复仇者》(The Avengers)。

  到后来跟风之势愈演愈烈,竟衍生出一种被称为“欧洲间谍片”(Eurospy)的次生类型。它的模式和欧洲西部片模仿美国西部片几无二致,都是找来一些英美的二三线小演员,改名换姓,再东拼西抄而成。

  意大利有电影直接取名为007,然后被联艺警告,说只有邦德才可以叫007,于是有人就改名为077,这下总算不重名了吧。法国有安德烈·胡尼贝尔(André Hunebelle)导演的OSS 117系列,自成一格,直到今天还有人翻拍。著名导演克劳德·夏布洛尔(Claude Chabrol)拍过老虎特工系列。德国较著名的包括探员X(Kommissar X)系列和杰里·科顿(Jerry Cotton)系列。

  最有意思的是007的出品公司联艺自己也山寨了一部《好的,康纳利》(OK Connery),找了肖恩·康纳利的的弟弟尼尔·康纳利(Neil Connery)和一大帮曾经出演过邦德片的演员来演。

  “欧洲间谍片”和“通心粉式西部片”一样,本是地位相似的山寨类型电影,可能是因为没有诞生塞尔乔·莱昂内(Sergio Leone)这样的大师,其成就并没有得到太高的认可。不过在某些方面前者是充当了后者的师傅,有批评家认为,是这批山寨邦德片教会了意大利西部片很多东西,如对死亡技术的强调、使用奇门武器、主人公的匿名化、金钱等于权力、暴力之后的冷幽默等。

  并非所有间谍电影都奉007为圭臬,偏偏有另外一些影片反其道而行。约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笔下的乔治·斯迈利就是对弗莱明和邦德的某种反抗。《冷战谍魂》(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也是根据他的作品改编而来,阿列克·利马斯(Alec Leamas)决不是詹姆斯·邦德那种孤单英雄,他的吃穿用度都和普通人一样,他也没有神通广大的神奇技能。

  迈克尔·凯恩(Michael Caine)出道时主演的哈里·帕尔默(Harry Palmer)系列同样将间谍生活祛魅。在连·戴顿(Len Deighton)的原著里,主角根本就是无名氏,但拍成电影的话,没有名字不太方便,主创们才商量着取了一个名字,要求是完全普通,只要一融入人群就再也找不着他。帕尔默不像邦德那样在脂粉堆里左右逢源,他靠做饭征服女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3-4-10 14:23:52 |显示全部楼层
  4

  如果说60年代以前的间谍片主要受侦探片影响较深的话,70年代之后,它与更多其他类型杂糅,变得越来越不“纯粹”。后越战和“水门事件”的时代,人们对政府幻灭了,民权和妇女运动取得成功,环保问题越来越引起关注,太空探索和登月项目打开了人类的视野,以日本武士片和香港功夫片为代表的亚洲动作电影打入了西方人的市场,座头市和李小龙的影响无处不在,功夫元素逐渐渗入到邦德片和其他间谍片当中,《金枪人》(The Man With the Golden Gun)汲取了东方武术的精华,还在香港和东南亚取景拍摄。而《2001漫游太空》(2001: A Space Odyssey)、《星球大战》(Star Wars)和《第三类接触》(Close Encounters of the Third Kind)的火爆面世,让本就善于攫取异域风光的007学会了加上外太空的色彩,在影片《太空城》(Moonraker)中,罗杰·摩尔为了阻止敌人的阴谋飞入了外层空间。《黑街神探》(Shaft)、《超飞》(Superfly)这类黑人剥削影片的出现,让007电影也开始植入黑人元素,如《你死我活》(Live and Let Die)中反派都是黑人。同样因为《法国贩毒网》(The French Connection)的流行,追车开始成为动作影片的标准配置。军事、枪战色彩突出的警匪枪战片也对间谍片的变化发挥了不小的影响,这其中首先要推《警网铁金刚》(Bullitt)和《肮脏的哈里》(Dirty Harry),至于《虎胆龙威》(Die Hard)那是后话。

  80年代,007系列的老编剧理查德·麦鲍姆(Richard Maibaum)回归,代替了天马行空的克里斯托弗·伍德(Christopher Wood),于是《只为你的双眼》(For Your Eyes Only)又重新回到过去较为写实的路线。进入90年代后,因为冷战的结束,传统间谍片和007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生存危机”,赖以为生的美苏对抗土壤没有了,间谍片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但是,只要国家这种利益实体还存在一天,象征国与国之间在地下战场较量的间谍行为就不会终止,间谍片的发展自然会延续下去。

  俄罗斯承担了一部分西方间谍影片中前苏联的角色,伊拉克、朝鲜、伊朗也接替了部分担子。但更多的间谍片政治因素变得淡化,动作元素加强,或者掺进喜剧元素,类似《王牌大贱谍》(Austin Powers)。

  新世纪的间谍片市场上最瞩目的有三大系列,《007》、《碟中谍》和《谍影重重》。重启的邦德片启用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为主演,曾引起不小的争议,因为克雷格较之布鲁斯南、摩尔、康纳利,少了一丝倜傥,多了几分粗犷。这种变化并非偶然,恰好反映了现时好莱坞动作电影的一种总体趋势。

  《谍影重重》2、3的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Paul Greengrass)这么认为:“詹姆斯·邦德和杰森·伯恩都是冷战时代的产物,但他们刚好位于两个不同的极端。邦德代表了权力,他维护权力、执行权力;而伯恩是权力的受害者,他逃避权力,继而对抗权力。在交战中邦德运用全世界最先进的科技,伯恩只能就地取材、因地制宜。邦德有厌女症,而伯恩忠于感情。”《碟中谍》则像《007》和《谍影重重》经过调和后的某种产物。伊桑·亨特为体制效命,但体制并不随时无条件支持他,他有家庭,但每一集新故事都有新的女伴。

  如果让所有主角蒙起脸来,将影片中某个片段抽出,观众未必能很轻易分清这几个系列的影片,近年好莱坞的特工动作片越拍越雷同,敌人差不多,风格也互相模仿,几乎千篇一律的冷色调环境,用高速凌厉的剪辑来表现简洁写实的打斗,也许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那么多英雄间谍,一个詹姆斯·邦德,或一个杰森·伯恩足矣。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